<address id="jdbth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jdbth"><form id="jdbth"></form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jdbth"><nobr id="jdbth"><nobr id="jdbth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jdbth"><nobr id="jdbth"><nobr id="jdbth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首頁
        會員中心
        到頂部
        到尾部
        心理導航

        十天擁抱的拯救

        分享到
        時間:2013/9/13 14:16:42  作者:本校  來源:筵賓中學  查看:111  評論:0
        內容摘要:我9歲那年的夏天,父母的感情出現了問題,暑假結束的那個晚上,我終于鼓足勇氣問父親:“是您不愛媽媽了,還是媽媽不再愛您了?”父親驚訝地看了我很久,低著頭說:“孩子,都是我的錯,我,我愛上了別的女人。”他的回答讓我很憤怒,母親既漂亮又能...
        我9歲那年的夏天,父母的感情出現了問題,暑假結束的那個晚上,我終于鼓足勇氣問父親:“是您不愛媽媽了,還是媽媽不再愛您了?”父親驚訝地看了我很久,低著頭說:“孩子,都是我的錯,我,我愛上了別的女人。”他的回答讓我很憤怒,母親既漂亮又能干,難道還有誰會比母親更出色? 
           我厭煩地從椅子上跳起來,沖進母親的臥室。母親還沒回家,房間整潔而清新,蕩漾著淡淡的薰衣草香味。這是一個記載了多少幸福和甜蜜的家啊!可是父親愛上了別人,突然,我在書桌上看見了母親寫的“離婚起訴書”,母親是個大度的女人,她沒有責怪父親移情別戀,而是在離婚理由陳述一欄里寫著自己醉心工作冷落了丈夫。臥室里還有兩個大大的旅行箱,我好奇地打開其中的一個,最上面有一張照片,是我出生一個月后,母親抱著我,父親抱著母親的“全家福”。母親曾不止一次說過,9年前的這個時刻是她一生中最甜蜜幸福的回憶。 
           不知什么時候,我已經淚流滿面,因為母親的箱子里塞著換洗衣服,日用品、照相機,還有幾本關于非洲原始叢林的書,看來媽媽已經打定主意離婚了,而且決定完成自己多年前的夙愿:一個人去非洲原始叢林。 
           那天晚上,我徹夜輾轉難眠。怎樣才能讓母親開心呢,我想起在行李箱里看到的照片,腦子里有了主意。 
           幾天后,父母告訴我他們即將離婚,當父親問我是否愿意跟他一起生活時,我說:“您能答應我,從明天起,一直到母親去非洲前的10天時間里,每天都抱抱我和母親,就像我出生一個月時您抱著我們照的那張照片一樣,好嗎?”說完,我發現,父親的臉突然紅了,母親也驚奇地睜大了眼睛。但無論如何,父親還是同意了我的建議。 
           那天,他們沒有按原計劃去辦理手續。第二天,為防止父親反悔,提前出門上班,我起得很早,當我洗漱完畢時,發現父母已經站在客廳里。我故意裝著背書包要上學去,媽媽突然叫住我,向我緩緩地伸開臂膀。我撲倒在母親懷里,她已經37歲了,而我也已長大,她抱起我的時候有些吃力。我抱著母親的脖子,示意父親過來,他無奈地搖搖頭,猶豫了一會兒終于脫掉筆挺的西裝,然后慢慢蹲下去,雙手環住媽媽的腰,我感覺有些窒息。9年了,我已經由一個世事不知的嬰兒長成了一個小男子漢,而父母也漸漸老去,不再有年輕時的激情和力氣。 
           父親終于把我和母親抱了起來,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,3秒鐘不到就把我們放在地上。嘴里還嘟囔著:“尼古拉,你不背書包的話,我可能會堅持得久一些。”我感覺脖子里有溫暖濕潤的東西在滾動,那是母親的淚。 
           下午放學回家,母親做了很多菜,都是我和父親喜歡吃的。雖然父親那天回來得有點晚,但還是要比平時早一些。 
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在等待父親擁抱時,我放下了書包,當他將我和母親抱起時,我“命令”道:“您今天可要多堅持兩秒鐘!”母親的呼吸有些急促,她的臉紅撲撲的,就像一個剛墜入情網的姑娘,父親看起來也很不好意思。 
           日子過得很快,當父親第五次抱起我和母親時,他自豪地說:“我這幾天力氣變得越來越大了,抱兩個人都不吃力。”在父親送我去上學的路上,我提示父親:“不是您的力氣變大了,而是母親瘦了許多。” 
           那天晚上,父親回來得很早,他悄悄地跟我說:“孩子,你的母親確實瘦了許多。”我有些哽咽地說:“從明天起,您就只抱母親吧。”沒等父親說話,我就再也忍不住淚如泉涌地沖進自己的臥室。 
          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,躲在房間里透過門縫看著客廳,母親這天穿上了她最喜歡的那件藍色連衣裙。沒有我在一旁,他們似乎有些尷尬,幾天來他們已把我當成了聯系彼此的橋梁。大約過了10分鐘,父親說:“今天就讓我單獨抱抱你吧。”母親驚奇地抬起頭,她的眼睛里閃爍著淚光。我看見父親伏下身將母親從沙發上抱起。沒有我從中攪和,父親的擁抱有些生澀,然而,這一次,父親抱母親時比以往更用力,時間也更長了。 
           再過一天母親就要去非洲了,按父親給我的承諾,他的擁抱也只剩最后一次了。我不知道這一次我是該“攪和”進去,還是躲在一邊。那天半夜我突然醒來,發現父母坐在我的床邊。母親對我說:“尼古拉,讓媽媽再抱抱你吧。”我的心一陣刺痛,看來,他們還是要離婚。我將頭縮進被窩里,如果這是最后一次擁抱,我寧愿把它留在許多年后的某天。這時父親說話了:“孩子,如果你愿意讓母親抱一下,我們就不離婚了。”我“騰”地從床上跳起來叫道:“真的嗎?”母親含著淚伸開臂膀點頭,我興奮地撲到她懷里,然后父親將母親輕輕地抱了起來。他們都哭了,隔著我的頭,他們彼此不停地說著:對不起!我愛你!…… 
           父母沒有離婚,母親也沒有去非洲。從那以后,每天早上父親都要把母親抱起來,他們緊緊依偎甜蜜地親吻,他們的感情,歷經歲月變遷與日俱增。當然,我也在暗自慶幸,這10天的擁抱挽救了一個瀕臨破裂的婚姻。


        乐宝彩票 © 2011-2018 IT-Unite    All Righ
        © 2011-2018 筵賓中學 All Rights Reserved!  
        Powered by 萬通網提供技術支持